您好,欢迎来到 空包网!请 登录 / 免费注册 新手必看
空包网

空包网黑产:电商等不起,物流快递业复工为何这么难?

发布时间:2020-03-20 来源:空包网

 

 空包网黑产:“抱歉,快递没复工我们也实在没办法。”2月5日,田悦(化名)登陆了自己的店铺微博号,看到数条抱怨发货时间的评论后,无奈地发了一条道歉声明。
  
  已经在淘宝上开了6年定制女装店的田悦,第一次因物流问题感到手足无措。由于春节快递停运,她的店铺里本就积压了一大批年前的订单,而突来的疫情,又打乱了年后的复工计划,合作的快递迟迟未开工,发货成为最大的难题。
  
  疫情之下,被迫延后复工时间的物流公司正经历着考验——一边是高度依赖物流、急需发货的电商,另一边则是耐心逐渐消失、不停催收的用户。
  
  尽管2月10日,国家邮政局发布消息称,13家寄递企业已全面恢复,但事实上,积压订单太多、人力复工困难等问题,显然无法在短时间内得以解决。
  
  2月17日,田悦在微博上再次道歉,“抱歉,普通快递还是发不了,只能走邮政。”
  
  空包网黑产:困于物流的电商
  
  按照原计划,田悦的店铺本将在2月3日复工,但时至今日,她只觉“复工时间遥遥无期”。
  
  这家诞生于2013年的定制女装店,如今已有四个蓝色皇冠标志,积累了16万的粉丝,鲜少收到差评。但这段时间,田悦一打开微博评论区,几乎全是关于发货的问题和抱怨,有粉丝直接吐槽,“去年冬天买的衣服,恐怕明年冬天才能穿得上。”
  
  空包网黑产:”我真是有苦说不出。”田悦向锌刻度解释,目前她面临两大难题,一方面,位于杭州的仓库复工很难,前前后后提交了数十次资料,才拿到复工证明,在这之前员工无法进入仓库;另一方面,合作的快递往年都是年后很快复工,但今年也延迟了。
  
  无奈之下,在仓库通过了复工申请后,田悦逐一联系客户,询问能否用邮政发货。由于很多员工暂未返岗,她只能叫上家人一起帮忙打包发货,“每天从早上七点忙到凌晨,就想快点把积压的订单发出去。”
  
  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,随着疫情的蔓延,淘宝平台对春节发货时间也不断变化——从最开始的2月4日24点先后推迟到2月12日24时和2月14日24点。
  
  但几天前,淘宝发出通知,要求1月17日至2月11日期间买家付款的订单,必须在2020年2月14日24点前发货并交由物流公司揽件。规定时间内未发货的订单,大概率会在无需卖家确认的情况下被极速退款,而且一旦被用户投诉,小二就会判定卖家退款并且支付违约金,或者被扣分。
  
  这让卖家田悦们慌了神,不少店主甚至不惜直接改用顺丰快递发货。“实在是被客户和平台催怕了,每天成千上百条旺旺消息催促发货。”另一位开服装店的店主称,因为压力实在太大,她不得不选择了顺丰发货,“高额的快递费,再加上很多人不愿意等了直接退货,这一周就至少亏了五万。”
  
  空包网黑产:面临如此困损,很多资金不足的电商店主倍感煎熬。2月16日,一家服饰店的店主飞飞通过顺丰发完最后一件积压的订单后,发布了关店声明。
  
  “去年冬季的春节款因为发货推迟,被退单无数,而眼下又要因为疫情错过春季款,能不能赶出夏季款都是个问题。业务停了,十几个员工的工资和仓库的租金等等都要照开,我实在等不到疫情结束。”飞飞告诉锌刻度,实际上,尽管平台出台了补贴政策,但对于中小店铺而言,“物流才是最大难题”。
  
  近一周,飞飞加入的一个服饰淘宝店主群里,已经有10家店铺面临倒闭,“大部分开店不足一年。”
  
  与此同时,不久前才涉足电商、卖生鲜的唐建华虽然被电商平台“救了一命”,但也因物流焦头烂额。
  
  空包网黑产:在辽宁丹东的一个小村落,唐建华栽培了近200亩的草莓,同时帮着村里十余户草莓农户代销。他们栽培的品种主要为近年卖的最火的“丹东99”,以往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的生鲜超市里,这些包装精美的丹东99草莓零售价甚至能达到40-50元一斤。
  
  这段时间,原本是唐建华丰收的大好时节,然而,“黑天鹅”让唐建华断了销路——往年他们主要通过批发和零售的方式销售草莓,但如今村里封路,经销商们也不敢贸然入村。一时间,草莓滞销。
  
  电商成为了唯一的出路。很快,唐建华有人销路,“现在的价格是69元3斤,但又要包装又要寄快递,只能勉强保本,不过现在价格已经不重要了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草莓烂在土里。”
  
  如今,唐建华的店每天大概能卖出近300斤的草莓,这自然解了唐建华的燃眉之急。但物流仍是一大难题——草莓娇贵,保鲜时间短,但疫情期间,快递不包时效,即便是顺丰,也会因为防疫检查等减慢转运速度。
  
  “我们都是现摘现发,尽量在上午就把省外的快递发出去,但是由于快递速度慢,以往两三天可能就能到,现在一周也不一定到得了,客户收到时,草莓坏了很多,我们就得赔钱或者重发。”唐建华已经做好了亏本的心理准备,“今年至少亏10万元。”
  
  对卖家和电商平台而言,发货难问题成为现在困扰他们的主要问题。近期派代网做出的一个卖家投票统计显示,复工时间未确定和快递保障是商家们最担心的两个问题,超过五成的卖家为此担忧。
  
  空包网黑产:快递公司复工之难
  
  寄件的着急,收件的也开始着急。伴随着疫情的持续,消费者们对物流时效的不满开始增长——知乎平台“顺丰现在是怎么回事?”的问题,一天便获得22.8万次浏览。
  
  “尽管我理解疫情期间比较特殊,但我一个快递等了15天都没收到,顺丰现在有多垃圾?”2月9日,一位匿名网友在“知乎”上发布了一条内容。很快,数十条对疫情期间快递表现不满的评论汇集于此,有人甚至因为迟迟收不到货退款数十个订单。
  
 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